床上,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

老公新婚之夜不行,没想到这事儿让我给遇上了。

我和老公试了整个新婚蜜月,他始终硬不起来。

我是个很传统保守的女人,即使嫁的男人不行,我也没有别的想法,心想日子还是要继续过,以后只能带老公治病慢慢来。

谁知道让我遇上了周正东,他一步步蚕食鲸吞,我在和他的桃色情爱里沉沦挣扎……

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

还记得认识他的时候,是我婚后上班第一天,单位领导突然说会有重要领导来视察。

快十一点的时候,领导来了,正是周正东。

那一刻他缓步进了我们工作大厅时,我眼前一亮,这是个极品的男人。

一米八几的身高腰身笔直,身材比例十分完美,双眼璀璨如星,高挺的鼻梁,嘴边一抹温和的笑,很容易让人生出亲近之感,魅力十足。

我被推到前面做他视察工作的操作员,那时我坐在电脑办公桌边,旁边的新闻灯直接打在我的右脸上,这时周正东坐在了我的左手边。

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人味道 ,身体麻了一下,然后听到他说:“先调出数据看看。”

我暗暗深吸了一口气,按照周正东的要求调出相关数据记录。

看了一会数据信息,周正东出声问道:“这个项目数据是怎么来的?”

我一听不由心中忐忑,盘算如何回答,发现周正东压根儿没看我,而是在看着我们的领导郭正。

郭主任被周正东看得汗如雨下却不敢擦,嘴里只说:“这个、这个可能是工作人员失误了吧。”

周正东脸上笑意已经很淡了,轻声说:“这么多项目数据混乱不清,你就用失误两个字解释?我看也不用上楼听汇报了。”

大厅几十号人一时间鸦雀无声。

周正东身边的副手对着众人说道:“周市长说的话都听到了吧?这样的错误一定要改,今后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了。”

一时几十道声音立即抢着说:“是、是,改、改,一定改,立即就改。”

周正东听了没说话,只是起身向大门走去。看着他离去,我总算松了一口气,终于送走这尊大佛了。

准备收拾东西好好休息下,身后又传来脚步声,我一回头愣住了,他怎么又回来了?

只见周正东来到我身边站定,然后伸出手说道:“你好。”

我慌乱的伸手和周正东握了下,我没想周正东会回来和我握手,一下子有些懵,不知道如何是好,结果回了这么一句:“首长好!”

这句话说完大厅再次冷场,我十分绝望,我明明想说的是“市长好!”怎么成首长了,首长哪是给周正东用的啊,又赶忙弥补:“对不起,我一时紧张,我、我想的说是——”

周正东轻声笑了:“不用紧张,没关系的,刚才辛苦你了。”

单位的领导大概怕我再顺嘴回答个什么“为人民服务”之类的,立即就代我对周正东说:“不辛苦,这是应该的,能为周市长服务是我们大家的荣幸。”

周正东没理会,就问我:“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,是考进来的?”

身边的人又帮忙回答了问题。

周正东又笑着问我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。

我微低着头不说话,等了几秒钟,发现没人插话了,抬起头看周正东温和的看着我,于是小声报了工资数。

我是合同工,合同工和正式编制是没有可比性的,活儿一样不少干,但工资连他们的五分一都赶不上。

周正东听完说道:“少了点。”

我已经完全不紧张了,对着周正东微笑:“是少了点。”

周正东听了我的附和朗笑出声,其他人看周正东终于情绪好了,一下子也都跟着哈哈大笑,再次和我握了手,周正东这回是真的走了。 

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

之后托周市长的福,我从合同工转成了正式工。

那时我只把我跟周正东的交集看成一个小插曲,谁知道没几天我又见到了他。因为领导派我去市里汇报工作,汇报的对象正是周正东。

进了市政府的小型会议室坐好,一会儿会议室的门就开了,原本坐着的人连忙都站了起来,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,周正东已经坐在了主位上,并示意郭主任继续,所有人又都安静的坐下了。

我脸腾的一下红了,刚才所有人一起一坐,就我没反应过来一直傻坐着,别提多显眼了。

旁边的人瞟了我好几眼呢,我怎么就这么见不了大场面呢。

会议临近中午,周正东中断了会议说道:“今天大家都很辛苦了,让秘书先去订下饭店我请大家吃饭,然后再回来讨论。”

结果去吃饭的时候我被落下了,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,一辆车开了过来停在我面前。

车门被打开看到周正东的脸:“是不是没车坐了,和我一辆吧。”

我直犹豫了几秒说道:“谢谢周市长。”

我坐到周正东身边,听到他问:“你是那次操作电脑演示的同志吧?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夏雪。”

“你在办事大厅工作多长时间了?”

“我在单位工作快七年了。”

他大概有点吃惊,没想到我工作七年了。我看着比较显小,很多人第一次见我都觉得我是刚出校门的学生。

“能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吗?”周正东忽然问了一句。

我想也没想就把电话给了他。

没想到过了几天我接到周正东电话,接到的时候我差点摔下楼梯。

等站稳后才小心翼翼的说:“周市长,我是夏雪,您知道吗?”

“我当然知道我给谁打电话呢,我正好在你家附近,市里开会的事情你知道了吧,时间有点紧,你在哪呢,我去接你正好一起走。”

“啊,我今天没上班。”

“怎么今天没上班?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正有点忐忑的我连忙说道:“没什么事,就是有点感冒,头有些晕就请了假。”

“发烧吗?吃了药没有?”周正东问得很仔细。

他是不是怕被我传染啊,我开始乱想:“不发烧,也没吃药,估计睡一觉就能好的。”

他接到了我之后,还让秘书在路过药店时买了些冲剂给我拿着。

我再次钦佩周正东的亲民路线,我都快对他感恩戴德了。

“周市长怎么会知道我住在哪儿的?”我还是很好奇这个事情。

“哦,刚才给你们主任打电话时,他顺口说的,我正好在这附近就顺便带你一程。”周正东回答得轻描淡写。

我听了也没一点儿怀疑,现在倒不紧张了,可能是见面次数多了,而且周正东一点也没领导架子,挺让人安心的。

开完会,晚上的招待饭局是跑不了的,我以为跟我没关系,谁知道周正东秘书过来说:“周市长的车在那边呢,夏小姐和我过去吧。”

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,不明白周正东为什么总是拽着我不放,总让我陪什么饭局,也顾不上对方是BOSS级的领导,一声不吭的生闷气。

“怎么了?什么事不高兴?”上车后周正东问,嗓音悦耳,磁性十足,但也没能安抚我暴躁的心。

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这种场合我不太适合出席。”我看也不看周正东便回答。

“就这事儿不高兴?你这脾气还真不小,小杜先送小雪回家,再去饭店。”姓杜的秘书答应了立即和司机说了我家的地址,车转了方向。

“这样行了吗?病人还是少生些气的好,是不是刚才吃了药有些犯困了,你先睡会儿到了我叫你。”周正东优雅的语调带着说不出的温存。

我心里却打起了寒颤,这是什么话!称呼不对!内容不对!语气不对!态度就更不对了!我就是再不多想也不可能了!!! 

自从上次周正东对我表现出的态度,我就一直感到不安,如果万一周正东真对我有那种想法该怎么办。

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

结果没两天又接到周正东的电话。

我脑子都不够用了!

“您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没事,不过是在路上看见你了,打个招呼。”

“就是打个招呼?”我摸不着头脑。

周正东很直白的说道:“是啊,一大早就看见你心情好。”

我勉强笑了下:“那真是我的荣幸。”说完就想挂电话,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又连忙说道:“您看见我了?”

周正东被我迟钝的反应逗乐了:“我在你后面呢,你刚才过马路我就看见你了。”

我迅速回过头,果然看见一辆黑色路虎在我后边缓缓跟着,立即挂了电话向车走去,周正东放下车窗看着我笑得很亲切。

整理下思路,我保持笑容客气的说:“周市长好,这么早就去办公啊,怎么没让司机送?”

周正东依旧表情不变:“太早了没让司机来回跑,上车吧我送你。”

我倒没推辞直接坐进了副驾驶。

周正东没发动车,而是倾身过来把安全带给我系上了,对于周正东这个举动,我还是面不改色。

“现在到单位估计早了些,要不我们先去吃个早餐?”

“不用了周市长,麻烦您把我送到奉武街就好了,我在那下车,我妈正好找我有点事儿,要不我也不能起这么早。”

周正东愣了一下:“这不是你家吗?”

我笑得更灿烂了:“是我家啊,不过这是我夫家,我娘家在奉武街。”

“你——,结婚了?”周正东问得有些犹豫。

“当然啦,我都28岁了结婚了不是很正常吗?”

看着周正东阴晴不定的脸,已经不见了平时的温文尔雅,我心里一阵痛快,看你这回还存什么妄想。

周正东发动了汽车,一路上并没有再和我交谈,到了地方转头对我说:“到了,下车吧。”

我想这事应该就过去了。

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

又到了周五晚上,老公给我打了电话,订了酒店的房间,要和我去过二人世界。

我立即秒懂,他想跟我成事儿,哪想晚上还是失败了。

老公受不了打击先走了,我在房间呆了一会儿决定回娘家住一晚。

“夏雪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出来时,我听到周正东的声音。

我闭了下眼睛,叹了口气,无奈的抬起头对站在我面前的人说道:“周市长,真是巧,您也来这里办事啊!”      

“我不是来办事儿的,明天外市有个会要起很早我就近找个酒店住下,时间能充裕点,你呢?”周正东丝毫没有上次的尴尬,依然风度翩翩。

我想不出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只能敷衍:“哦,我只是有点事情,现在要走了。”

周正东很知趣的没再追问,随即换了问题:“那你现在要去哪?”

这个问题我还是没办法回答,有些心烦:“我可以不向周市长汇报我的个人行踪吗?”

周正东笑了笑毫不在意我的态度,继续说:“我送你吧。”

说完电梯正好到了,我说了声:“不麻烦了,谢谢”就直接进了电梯。

到前台办退房手续时,发现周正东给我付了房钱。

办完了所有手续,我直接往门外走,周正东紧跟在后面,到了外面我直接把钱递到周正东面前,周正东看了眼并没接过钱,说道:“你认为我会拿你的钱?”

我没心思和他玩游戏,直接说:“那你认为我会用你的钱吗?”

“你去哪,我送你。”说完扶着我的肩往前走。

我连忙躲开,急声说道:“不用了,我打车!”

周正东看我一下子躲我老远,温和的面孔也摆不下去了,沉声说:“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?”

我语气不太好:“我当然知道,我是个成年人,我会照顾好自己,周市长您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得开会呢。”

周正东语气冷了下来:“你不用像防贼一样的防我,我周正东还没那么没分寸的死缠烂打,不过是你我也算认识一场,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,出于朋友的关心也不能让你走。”

这才是周正东的真面目吧,什么温文尔雅、风度翩翩 ,骨子里根本容不得别人违抗他,根本就是心机重重、笑里藏刀!

我也冷了脸说道:“周市长,感谢您的厚爱,不过您和我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,没有任何交集可言,而且我也认为男女之间最好不要谈什么友谊。还有一点我也郑重说明一下,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女人!”

周正东居然还笑了:“你还真是洁身自好得很,看来我周正东在你眼中还真是声名狼藉。行,随你意吧!”

说完转身便往回走。

我终于出了口气,根本不把周正东生气的态度放在心上,到了路边准备找出租车回家。

夜深车少,好容易等来一辆开了车门刚想上车,胳膊一下被人从后面拉住,我吓了一大跳,回头一看还是周正东。

只见他好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的对我和颜悦色,语气诚恳:“刚才是我失礼了,这样吧,你到家给我打个电话,要不发个信息也行,你看这样好不好?” 

我看他这样子,也不能太伤人,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,说了地址车就开走了。

我以为事情过去了,没想到过了几天单位搞活动,要求每个成员都必须去,而且周正东也会去。

我找借口不去,领导坚决不同意,让我必须克服困难。

到活动这天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,我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。

按次序入坐,周正东让大家都坐下,笑容和煦,让人心生仰慕。

他略带磁性的嗓音十分悦耳:“这段时间大家工作非常辛苦,呆会儿我敬大家酒,希望在座的每一位都能尽兴,我已经和郭主任说了明天开始给大家轮休,所以今晚都放开了,不要怕喝醉,我负责让每一位同志都安全到家,当然也不要想着替我省钱不肯多吃啊。”

让大家吃了一会儿,周正东开始挨桌敬酒。

等来到我这一桌时,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,端起了酒杯。他虽然敬了五桌了,可我看他那杯白酒还是八分满,根本没怎么喝。

更没想到的是周正东敬完酒居然不走,说想和这些老同志们交流交流经验,正好坐在了我的旁边。

我一下子觉得头皮发麻。

哪有什么可交流的,我认为周正东就是在没话找话,可偏偏在座的每个人都兴致勃勃,而周正东的手却有意无意的搭在了我的椅背上,更是让我很不自在。

他坐了很久才回席,结果我被安排坐到周正东的身边。

“周市长,我们单位最有能力的工作人员,小夏同志代表全体同志给您敬酒来了。”郭主任呵呵笑着。

周正东转过头看着我,嘴角一挑笑了:“哦?那可是我的荣幸。”

我硬着头皮举起了酒杯站起来,笑道:“郭主任说笑了,比我出色又有能力的同志有很多。我代表全体办事大厅的同志敬周市长一杯,以后我们一定会更加努力工作,圆满完成各项任务。”

说完便干了杯酒,周正东也站了起来,看着我把酒喝完,说道: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接着把刚才还剩八分满的白酒全喝了。

周正东喝完酒见我呆望着他,突然很开心似的,轻轻的扶着我的肩和我一起坐了下来,笑着说:“不用担心,这点酒不算什么。”

我回过神儿,发现我已经坐下了,正了正身子说道:“周市长真是海量。”

酒一直喝到后半夜,周正东看大家也确实吃得差不多了,就发了话共同举杯结束了饭局,并让助理安排车和人送众人回家。

我完全没有酒量,已经醉的迷迷糊糊趴在桌上,隐隐约约周正东的影子在我眼前晃。

他伸手扶起了我,另一手放在我的腰上,让我身体哆嗦了一下。

“不!”我想要拒绝,却根本没有力气,头只能靠在他的胸口。

他不会要对我做什么吧?他堂堂一个市长,不会作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才是!

只是他的一只手从我腋下好像直接摸到我胸口,几乎将我半抱起往外面走。

我的腿是软的,身体是热的,出来的时候司机在门口等着。

周正东摆了摆手,司机开了车门,他抱起我坐了进去。

上车后,我只觉得身体每个地方都难受,身边有个人肉抱枕,我只想找个舒服位置躺着,渐渐的我看不清身边的男人长什么样子了?

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

我难受,我要睡觉,我好热…… 

“回尚林苑。”

我听到了他这么说。  

尚林苑是哪里?

在我残存的意识里,我被男人横抱起进了屋子,被放在一个柔软的大床上…… 

他的手也缓缓的伸过来,解我衣服的扣子,然后把我扶起来,我知道身上衣服的布料在减少,而男人的眼睛也越来越炽热,越来越危险…… 

赞 ()
分享到: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