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生太久不啪会变紧吗?

而陆煜城看向她的目光,却没有半分怜惜,全然是毫不掩饰的鄙夷。

他紧紧的搂住梨花带雨的白雅菡,一向清冷的语调里是少有的温柔,“不过是我随便找的暖床下人,你较什么真?她怀胎一事我也是才听说,就算你不提,我也自会处理掉。”

董岚烟狠狠打了个冷颤,她下意识的护住小腹,却悲哀的发现,她根本无力自保……

一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绝望,死死的攫住她的心……

女生太久不啪会变紧吗

“既是你的骨肉,我当然视如己出!煜城,只要你认我这个妻子,我就接受这个孩子。”

白雅菡的善良宽容实在太感人,陆煜城满眼爱怜的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,“我怎能委屈了我的妻子?”

话音刚落,他便大手一挥,“来人!”

董岚烟立刻被两个男丁一左一右押制禁锢。

她仰头看着陆煜城,拼命的摇头,泪如雨下。

“求求你,五爷……既然白小姐同意接纳这个孩子,就求你放过他吧,他是你的骨肉啊,五爷……求求你……生下这个孩子我就消失,这样好不好?”

她哀绝的泪容让陆煜城的黑眸几不可见的微微一闪。

他一手捏起董岚烟的下巴,一手掂着手里的药丸,薄唇浅勾,“本帅的骨肉,你以为,是个人就配怀?”

那冰冷残忍的话,在董岚烟的心口狠狠的一剜……

“五爷……不……唔唔……”

董岚烟拼命的用舌头抵挡着那入口的苦涩药丸,却无奈陆煜城的力气太大,他硬生生将她的颌骨掐住,把她的嘴撑的大张,犹如一条垂死挣扎的鱼……

亲见两颗药丸相继落入董岚烟的喉中,陆煜城这才松开她,满是嫌恶的擦了擦手。

董岚烟伏在地上拼命的干呕,陆煜城凉凉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给她灌水,灌到她不吐为止。”

当冰凉的水如同浇注般灌入口中后,董岚烟几乎被呛得咳出了血来,小腹处更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绞痛……

巨痛中,她的身子蜷成一团,额上豆大的汗珠颗颗坠在地上,意识已开始混沌……

陆煜城面无表情,淡然挥手,“把她拖回房。都散了吧。”

他遂又搂住白雅菡的纤腰,“我在尚雅轩订了位子,吃过饭陪你去看戏。今晚有你最喜欢的‘牡丹亭’。”

“好哦~太好了呢!”白雅菡如同猫叫般娇笑着。

她扭着腰肢,故意从董岚烟的手背上踏过,高跟鞋的鞋跟一下子就在她的手背上碾出一个血印!

钻心的痛激醒了董岚烟,她望着依偎而过的二人,理智尽失,沙哑痛泣,“我曾为你……几次三番……险把命送掉……你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她的心,在滴血……

从未曾指望他报恩,可他怎能如此对她……

陆煜城顿住脚步,缓缓回头。

“为我死,不是你自愿的么?”

那冰冷的声音如同一道魔咒,在董岚烟脑子里不停的回放……

自愿的么?

女生太久不啪会变紧吗

自愿的啊……

董岚烟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。

鲜血在她体内疯狂喧嚣,继而奔涌而出……

“咚”的一声,她的头重重磕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而看着她身下那鲜红刺目的血迹,陆煜城只是漠然敛眸,搂着白雅菡,头也不回的离去……

“这血,越流越多……董姑娘本就宫寒……老夫恐怕,无能为力啊……”徐中医的眉几乎拧成了麻绳。

他一面摇头,一面擦冷汗。

医者仁心,若不是那白家大小姐以他全家老小性命相挟,他怎能见死不救……因编谎话害死了那个胎儿已是造孽难赦……

眼看着去禀告少帅的人跑回来,他急忙问道,“少帅怎么讲?”

他已打定主意,如果少帅还把这董姑娘当成心尖宠,他必全力把她医好,然后去恳请少帅护他全家老小周全……

可传入耳廓的那句话,让纵然已是看遍人间百态的他,依旧周身寒凉。

“少帅说,徐老既已尽力,就不必再耽搁时间。人若死了,埋了就是。”

意识尚存的董岚烟,因这一句话,生生呕出一口鲜血来……

董岚烟不知道自己是活着,还是死了。

她只知道身体越来越轻,大概是血都流尽了吧,她觉得自己好像轻飘飘的飞了起来……

“烟儿?”

“我在,五爷。”

“以后别叫我五爷,就叫我城哥吧。”

“城……哥……不行,父亲会怪我失礼的!”

“呵呵,傻瓜。非要等我重金下聘,十里红妆迎亲,你才肯改口么?”

“什,什么?五爷不要乱讲……”

“傻丫头,我一直在等你长大,等你做我的新娘……我不会像他们那样,要那么多女人,我这辈子就只要你一个……”

……

董岚烟轻声的笑了。

她大概是真的死了吧。

不然她怎么会看到了许多年前那个清雅的少年,正捧着她那张红成晚霞的脸,在她耳边,呢喃起誓……

只为那一句烙进心底的誓言啊,她傻傻的等了12年……

天大的绝境她都咬牙扛着,几次支撑她死里逃生活下来的,都是他那句话啊……

可如今却等来了他娶别人,逼她死……

她不怪他。

他是统率江北造福百姓的少帅,甚至有可能是将来一统天下改朝换代的大人物,他怎么可能娶她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!

是她太傻,竟把他年少时的一句戏言,当真了呢……

她笑着,笑着,眼角却开始落下泪来……

那就死吧……

死了不会碍他的眼,也不会痛了。

死了就能和朝思暮念的父母,还有她那可怜的孩子,团聚了……

虚无飘飞间,忽然一个低沉的男声拉回了她渐远的灵魂。

“你父母的死,根本不是意外。不想报仇的话,就尽管去死。”

她顿时被那句话惊住。

求生的念头渐渐生起。

赞 ()
分享到:更多